首页 > 文娱 > > 正文

洪水无情人有情

来源:周口晚报时间:2020-01-13 17:15

张铁桥的大哥张铁生和家人合影

(接上期)

1975年6月底,我的弟弟张铁强高中毕业。高考取消后,他便回到岗张村务农,不久被委任为村团支部书记。

8月初的一天,晴空万里,弟弟到漯河火车站,把回来探亲的大哥张铁生及其女儿送上南去的列车。没想到,一场水灾正悄无声息地向人们急速袭来。

两三天后,漯河地区普降大雨,下了三天三夜,沙颍河水暴涨,随时都有决堤的危险。那时漯河市区在沙南,沙北皆为农田,沿河村庄的高音喇叭,不停地播送着市委书记寇宝珠发出的紧急通知:“漯河暴雨成灾,河水猛涨,危及四伏,请沙河沿岸群众迅速撤离到安全地带!”

河堤上,解放军战士和抢险人员在暴雨中奔忙,他们用沙包把河堤加宽加高,但河水好像要与人们比高低,水位继续上升。浑浊的河水像脱缰的野马咆哮着、奔腾着、冲击着沙颍河大桥和两岸的堤防。沙北的群众,背着包袱,抱着小孩,潮水般向沙南涌去。沙南的工厂大院都成了安置难民的地方。没几天,洪水冲破了沙北多处堤防,无情地吞噬着大地上的一切生灵,地处沙颍河夹河套里的西华、郾城部分乡镇成了一片汪洋。

由于上游多个水库垮坝,随时都有决堤的危险。为确保大家安全,岗张村也派出民工,奔赴抗洪抢险一线。弟弟身为团支部书记,主动请缨,带着一群十几岁的小伙子,向堤岸奔去。一路上或涉水或游泳,心急火燎地来到抢险堤岸,他们或装土或抬包,分秒必争地奋战在堤岸上。

在河堤上,弟弟看到了沙颍河南岸的夹河套里没能撤离的难民,他们在木筏上求生,大人哭,小孩叫,凄惨至极。

河水不停地上涨,河堤到处向外渗水,眼看大堤不保,民工无奈撤离。当天夜里12点多,沙颍河北堤决口,又是汪洋一片。猪羊活活淹死,真可谓水火无情。

在决口后的紧急时刻,党中央和各级领导给受灾群众送来了温暖。空中盘旋的飞机,不停地为受灾群众空投物资,如药品、衣被、馒头、烙馍等生活急需品。这些东西都是政府和全国各地老百姓捐赠的救灾物资。弟弟真正感受到了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,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。

一个多月以后,弟弟又和村民一起赶到黑龙潭加固堤防,历时半个多月。